拒絕基因食物
法治社會並不等同公正社會
自家教育合法化-推動多元化教育,全民學卷制
醫療有選擇,人人有健康
白領罪犯的禍害
大麻應否合法化?
經濟動盪的真正原因
自己修行,改革制度,脫離制度。
如各位聽眾有實質性解決問題的方案,歡迎各位聽眾提出。
並且我們歡迎聽眾朋友上來節目中分享。請電郵到 [email protected]
《自然療法與你》 《靈丹妙藥的同類療法》 《自力更新》 袁大明醫生 周兆祥博士 癌症 《生食食出新生》
《綠色心靈力量》-EP003-原來你是這樣

《綠色心靈力量》-EP003-原來你是這樣

2014-08-04
《綠色心靈力量》-EP003-原來你是這樣

主題 Topic: 《綠色心靈力量》-EP003-原來你是這樣
主持人 Hosted by: 周兆祥博士
嘉賓 Guest:

你想甚麼,你就是甚麼

You are what you think.

 

在一般人心目中,宇宙的「真實」世界是這樣的──有太陽系、地球、月亮;有人、樹、山、水;有「自己」,例如若干公斤重的、會肚餓、會疲累的身體……等等。今天不是這樣堅信的人,恐怕鳳毛鱗角。

可是我愈來愈體會到事實完全不是這樣的!上述一切完全是我們的「幻覺」,就像海市蜃樓一樣,「真實世界」其實只是每個人內心投射出來的幻象──你內心投射出來的是一個世界,我內心投射出來的是另一個世界,二者都是「假」的、毫無實質的、一念即變的,也當然是完全「主觀」的。佛家二千多年前早已一針見血地指出:萬法唯心造,色即是空。

真相其實就是:我們內心每一刻都投射出一個世界,讓自己活在其中,這個世界根本就是我們內心「想像」出來的,是無中生有的。

即是說:我們不是活在一個宇宙之內,而是一個宇宙活在我們之內(「心」裡)。而且,這個宇宙內的事情,處處隨著各人的思想而發展,即所謂境隨心轉(while the mind goes, energy flows.)。

 

 

你既是人生這齣戲的演員,也是其他參與者

 

我是誰──我究竟是「甚麼」?從何而來?為甚麼此刻在這兒?我將來歸宿何處?

這個問題是人生最重要、最基本的問題,歷來有智慧的人都追求箇中答案,多年來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問題。

如果世界是一個舞台,人生是正在上演的一齣戲,那麼你是誰?你是其中一位演員嗎?我認為這樣說,既是對,也是錯──我們都是演員,也都不是。

年輕的時候,我有好一段時期感到十分痛苦,因為我覺得自己像一個不受尊重的演員,從來沒人徵詢過我的意見──例如是否喜歡飾演自己?喜歡演甚麼角色?喜歡穿甚麼戲服?喜歡參加哪一齣及哪一場戲?……總之就在甚麼也不清不楚的情況下被推到燈光下面對觀眾,跟其他同樣迷惘的演員同台演出。

我沒機會看過劇本才演出,劇本是好是壞也不甚了了,根本不知道下一幕會發生甚麼事,更不曉得自己甚麼時候、以及如何謝幕下台,下台之後又是甚麼風光。我就是如此糊裡糊塗地在台上演出了半輩子,雖然幸運地我的演出還算投入又起勁,但是這樣「演」法,始終為生命帶來巨大陰影──我不斷感覺到自己處處「受命運擺佈、作弄」,一切奮鬥、努力往往「注定了」徒勞無功,自己不過在勉為其難地按著劇本演出。

現在回頭看,當年不斷反覆出現的內心痛苦、做出的各種蠢事,皆因採用了錯誤的方法去理解自己的身分和生命任務,誤以為自己是任由命運愚弄的傀儡。

我的第一個轉變來自觀點的積極化──我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工作坊、拜訪過一個又一個靈修團體,加上際遇中歪打正著的經驗,令我明白其實同一個處境,可以用截然不同的角度去看待。從前的我一直消極地抗拒自己沒有選擇,覺得很多重要的條件早已命定,例如為甚麼我要生為男兒而不是女兒?為甚麼我要生在周家?為甚麼我要生在二十世紀?為甚麼我會有這樣的高度、這樣的智商……我為了不曾有機會先睹劇本及了解故事發展才出場而憤慨,但其實這完全是自尋煩惱。可是嘛,如果我用另一個角度去看我的人生,結果將會完全不同──我可以覺得這樣的人生很刺激、很好玩、很有挑戰性,比自己參與決定更乾淨利落。要是可以自由挑選的話,恐怕我還會因選擇太多而不知怎樣下決定,或者後來對人生不滿意的時候,又會不停埋怨當年選得不好等等。

現在的我,學會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人生這個問題,那就是:我明白自己正在一個舞台上做主角,戲正在進行中。而這齣戲的編劇與導演也是我,台下滿場觀眾也是我。劇終之後寫劇評的也是我。而且燈光、音樂、道具、布景,也都是我。

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?

為甚麼要弄出這個劇院?

為甚麼要做這場戲?

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角色和劇情?

這一切一切,此刻的我未及弄箇一清二楚,不過我相信日後時機成熟時終會水落石出。(我只需知道背後有個大計劃安排了最好的一切給我就成。)

可以肯定的是,這場戲很精采,很好玩,所有人都覺得好玩。有這場戲「要」演出,只因為它好玩,大家都在陪我玩。

同樣可以肯定的是,正因為這是一場戲,它的角色與劇情都是虛構的。舞台燈光下的喜怒哀樂是「劇情需要」,被刺死的主角不是真的死掉,流的血是假的。劇終落幕之後,演員一個個卸妝後換回自己的衣服,明晚又是另一齣戲,今晚的國王是明晚的乞丐。精神正常的演員不會迷戀角色無法自拔。

在今晚這齣劇之中,我不斷在揣摩自己這個角色,盡量「入戲」,詮釋演繹這個劇本中這個角色的功能,好好地演活他/她,務求贏得滿堂喝采。

身為編劇兼導演,我可以一邊演一邊創造劇本,主宰下一場戲的發展,其他演員,還有布景道具音響燈光全部都隨時候命,天衣無縫地配合我,我可以隨心所欲(因為說到底他/它們也都是你和我的意識的產物)。

我想此生發展出甚麼劇情?我想這一世如何好玩?一切都在我!在此刻!存乎一念。

我發現,原來人生的劇本並非一早寫好、不能更改的,原來自己的主觀意念完全可以影響劇情發展,我的本質一直都在參與創造一切,我肯定自己不是個任人擺佈或隨便讓命運愚弄的傀儡。

正如前述,我不但是台上那個演員,也是演對手戲的其他演員,也是幕後負責燈光、布景、音響效果等等的場務人員,同時也是編劇、導演和劇團老闆,也是場內的全體觀眾,也是他們坐的座位,也是台上的布景和射燈……因為人世間的一切,都是由相同的能量組成,只是暫時以不同組合方式呈現。既然同出一源,那麼以上提及的一切,都有「我」的成分在內,「我」也就是他們了;如此,所謂的「外面」(「非我」的一切)根本就不存在,不過都是我內心暫時投射出來的「幻覺」罷了,似真實假,似有實無,不但不值得認真,更不宜當真。

意念這麼一轉,身邊所有事物都不再一樣。

更妙的是,我學習到「觀照」自己,即是把自己從「我」之中抽離,用比較超然的態度去觀察自己如何在「做人」,就像自己透過一台懸在半空的遠距離攝錄機觀看地面上的露天劇場。攝錄機正在拍攝劇場舞台上的演出情況,鏡頭正對準當時舞台上的一個演員,那個演員就是今天的周兆祥。即是說半空中的、超然的周兆祥在觀看、欣賞、監察、品評正在台上演出的周兆祥的一舉一動。於是,我一方面得以用抽離及冷靜的態度去應付日常生活中的挫敗──舞台上那個「假」的我不過是演到一場苦情戲而已,下一場戲將會截然不同,而且不論劇中人遭遇如何都只是劇情需要,跟「真」的那個我毫不相干,「真」的那個我大可以繼續逍遙快活,享受平安。另一方面,我更有機會不斷好好了解自己在世上的行為與思想是否恰當,然後處處給予台上那個我各種合適的提點。

當我明白到自己原來不只是演員,而且可以不停創造劇本的時候,我的視野馬上擴闊了很多,眼前的一切不再那麼重要,我只需全情投入、盡情享受演這齣戲便可,根本不需過分介懷劇本怎樣寫、未來的遭遇如何、演出的效果怎麼樣、自己演到哪一場等等。

於是我活得更自在、超然……

 

我的轉變

明白了我們不只是人生舞台上的演員這個道理以後,我的生命改變了:

v  我一方面要求自己全情投入演好自己的角色,另一方面也盡量不再著意生命的順流逆流、得失禍福,因為明知那些都是虛假的(只是假我投射出來的幻象),愈執著只會愈痛苦。從此,我豁達自在多了。

v  我懂得以「超然」的角度,俯視世界大舞台,用客觀的、抽離的眼光理解及欣賞自己在台上的演出。從此,我的思想言行減少了愚昧魯莽,又得以安身立命,明白自己正在做甚麼。

v  我處處致力以「全局」的態度來考慮人生這齣戲的劇情發展,減少了「自我」的干擾,活得更灑脫。

 

 

 

錄自周兆祥《綠色心靈力量》,綠野店(尖沙咀加拿分道2號13樓)有售;訂購3428 2416。

第一節 Section 1





熱門搜尋